“杀戮狱警、刺伤法官”案被告人一审被判死刑

“杀戮狱警、刺伤法官”案被告人一审被判死刑
图片来历: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大众号新京报快讯 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大众号音讯,6月20日,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杀戮狱警、刺伤法官的被告人曾川作出一审判定。被告人曾川犯成心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犯成心损伤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;数罪并罚,决议履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重庆三中法院审理查明:被告人曾川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8月15日被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。同年10月13日,重庆三中法院裁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曾川于2018年11月11日刑满释放后,屡次企图寻觅原案子承办民警、检察官和法官。2018年11月22日11时30分许,曾川带着一把刃长约15cm、刃宽约4cm单刃尖刀从家中动身,步行至南川法院门口,随后在邻近徜徉。12时17分许,南川法院法官田某(被害人)下班后从南川法院向东沿南川区西城大街南大街路段人行道步行。12时19分许,曾川在南大街距南川法院约100米路段发现田某,上前通过对话承认田某身份后,持随身带着的单刃尖刀将田某双腿刺伤三处后逃离现场。驾车途经此处的重庆市南川监狱狱警刘彦(被害人,殁年30岁)、宋某、龚某等人听见呼叫声,看到田某倒地、曾川拿着包向前逃跑,以为发作掠夺违法,当即驱车追逐曾川进行抓捕。追至中国银行南川西大街支行处,宋某、刘彦和龚某相继下车奔驰追逐曾川。12时21分许,追至南川博爱医院门外人行道处,跑在最前面的刘彦上前抓捕曾川。曾川为抵抗抓捕,持随身带着的单刃尖刀用力捅刺刘彦胸部、腹部两刀后逃离现场。宋某和龚某驾车将刘彦送医救治。次日16时许,被害人刘彦经抢救无效逝世。经判定,田某的损害程度归于轻伤(二级);刘彦系被单刃锐器捅刺胸、腹部,致肠系膜上动、静脉离断并下腔静脉决裂,失血性休克、呼吸循环衰竭逝世。2018年11月22日15时许,在公安机关围捕过程中,曾川持刀拒捕,民警正告无效后开枪将曾川击伤,曾川随即持刀割颈。民警控制住曾川后,将其送医救治。2018年12月15日,公安机关将伤情安稳的曾川拘捕归案。重庆三中法院审理还查明:被告人曾川因犯掠夺罪于2002年11月2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,因犯掠夺罪(漏罪)于2003年1月2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,与原判有期徒刑八年兼并履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,2013年12月27日刑满释放;因吸食毒品,于2014年11月12日、2015年1月30日两次被行政拘留15日,于2015年2月10日被强制阻隔戒毒二年;因犯寻衅滋事罪,于2017年8月1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,2018年11月11日刑满释放。重庆三中法院审理以为,被告人曾川持刀捅刺田某腿部,致田某轻伤(二级),持刀捅刺刘彦胸、腹部,致刘彦逝世,其行为已别离构成成心损伤罪和成心杀人罪,且损害结果极端严峻。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现实建立。曾川一人犯数罪,依法应当数罪并罚;曾川曾因成心违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惩罚,惩罚履行结束今后,在五年内成心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惩罚之罪,系累犯,依法应当从重处分。曾川曾因掠夺、寻衅滋事等暴力违法屡次被判处惩罚,通过数次改造,但屡教不改,刑满释放后仅十余天再次违法,人身危险性极大。曾川为报复而成心持刀损伤依法履职的法官田某,其行为是对法令威望的应战、对法令庄严的轻视。曾川为抵抗抓捕,运用极具杀伤性的单刃尖刀刺死拔刀相助的监狱民警刘彦,社会影响极端恶劣。曾川成心损伤田某、成心杀戮刘彦的地址为南川区两条骨干道旁的人行道上,行凶时刻为人流量及车流量较大的正午,且在公安机关围捕过程中持刀拒捕,严峻破坏社会秩序。曾川在依据面前否定成心报复法官田某,否定具有杀戮刘彦的片面成心,且对被害人及其亲属遭到的损伤未作任何补偿,既不认罪,亦不悔罪。综上,被告人曾川违法的损害结果极端严峻、违法情节极端恶劣、片面恶性极深、人身危险性极大,依法应予严惩,遂作出上述判定。修改 康晰